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原创 > 光明网评吐槽饭菜难吃被拘:运动式治理须反思

光明网评吐槽饭菜难吃被拘:运动式治理须反思

时间:2019-07-07 11:25:0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刺客 阅读:2838次

显然,对谣言的错误认定,对扰乱公共秩序的扩大化适用,让涉县的“大干100天”运动,头开得有些踉跄。这样的运动式治理,换来的是自身被舆情运动裹挟,发人深思。好在邯郸市公安局及时纠偏,让“大干100天”回归了权力正轨。作为旁观者,我们希望那句“感谢各位网友对邯郸公安的关注、监督”,不只是为了浇灭舆情的官方话术而已。

那么,什么是八卦紫绶仙衣,三界的神仙中,为何只有广成子和赤精子拥有呢?

医院食堂并非什么敏感话题,而且从吐槽内容来看,网民张某并无过激之处。医院搬迁,新址周围没有餐饮配套。在这种情况下,基于个人切身体验,质疑食堂价高量少、性价比低,事出有因。医院的经营者和贴吧的其他网友,也进行了反驳,有来有往。这本属言论自由范围内的合理质疑,放在大众点评之类的美食社交软件上,可能就是一条不起眼的差评。

吐槽医院饭菜难吃,被扣上了“严重影响公共秩序”的帽子,对当事人来说,事发突然。邯郸市公安局的紧急“灭火”,是一种积极回应舆论关切之举。不过,这依然掩盖不了事件本身的荒诞性,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反衬出拘留的草率。

8月19日下午6时许,河北省邯郸市涉县广播电视台报道说,该县一网民因发帖称医院食堂价高难吃被拘留。事件曝光,舆论哗然。当日晚间,邯郸市公安局表示已责令涉县公安局严格以事实为依据,以法律为准绳,对本案的“事实、证据和法律适用”进行重新审核。如果存在执法问题,必须立即予以纠正。

公开资料显示,赵彦庆出生于1970年8月,黑龙江绥化人,满族,1993年7月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,后公派赴美国专修公共行政学,2006至2009年在职就读于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,获公共管理硕士学位(MPA)。

我们知道,运动式治理历来饱受诟病,在日常化的治理逻辑之外,强调短期从严从重。为了快速出成绩,容易用力过猛、矫枉过正,对公民权利造成误伤。以此来打击网络谣言,扩大化的危险不容忽视。网民张某因吐槽医院饭菜被拘,再次证明了这种担心并非多余。那么更进一步说,在当地,扰乱公共秩序是否被当成了“口袋罪”,什么都可以往里套?

据涉县官方的通报,处罚张某是为了“还广大群众一个清朗的网络空间”。但是,所谓“清朗的网络空间”,第一个前提是能够各抒己见、质疑商榷,而非不允许质疑;第二个前提是,对于互联网上的异议或者质疑,地方政府能够迅速识别,并将之纳入公共治理的逻辑序列,通过解决问题排解市民的不满,而非扼杀质疑的权利。

然事实是,张某因此被拘留。这种用力过猛的处罚,噤声效应不可小觑。如果不能正确引导,那么医院是否利用新址位置优势来垄断经营,在当地或将成为一个不可评说的话题。如是,以权力为后盾,把问题掩盖掉,而非设法解决问题,形成了一种危险的示范。何况,质疑所指还只是医院,不是政府部门。那么一些地方政府呢,是否应该主动反思?

太原市交警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,电动自行车在给群众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影响着道路交通安全。特别是由于缺乏相应的登记管理制度,涉及电动自行车交通违法以及事故后逃逸的现象较为突出。

为什么会这样?首先,产业升级费用高昂,如今由于制裁,投资总体上将会是问题。投资占俄GDP的比例为20%多一点,而中国的这一比例达到45%。其次,俄罗斯没有正常的产业升级融资机制,如减轻专项税负。第三,俄罗斯拥有大量来自独联体国家的廉价劳动力,对他们的使用要比产业升级划算得多。常言道,基建工程营的两个士兵可以代替一台挖土机。最后,产业升级必将减少就业岗位,而失业率上升肯定会使俄失去长期以来精心维持的稳定。这种局面完全不是政府需要的,因此它不太鼓励企业朝这个方向努力。

据上述媒体报道,“大体量开发别墅区,一没有开工许可证而能堂而皇之地开工建设,二没有预售许可证却能公然销售。”

另外,有个细节不容忽视。拘留张某,背景是涉县十三届二次全委(扩大)会议暨经济工作会议上“大干100天,让涉县更加和谐平安”的决定。在这种情况下,拘留“散播负面信息”的张某,成了“统一思想,精心组织,迅速行动”之下的典型战果。若无这次的舆论曝光和介入,它很有可能被当作“打击网络谣言”的成果,在当地获得正面宣传。

陈某称,他经手的针对蹭网类移动应用投放的广告,大多是男性补肾类保健品的广告,广告会出现在应用的“推荐”页面上,但是自从今年3月份开始,这款蹭网类移动应用就开始禁投广告了。

躲起来后,手持大量现金的毕政峰变成了一个疯狂的赌徒:他频繁地出入赌博场所,期望能够通过赌博来获取更多的现金,不过,气急败坏的他并没有赢钱,反而输了近50万元。

“炒房客”很清楚挂这个价是没人买的。等个十天半个月,该板块哗啦一下子又有三四套房挂出来,价格在1.2万元/平方米,出来后很快就没有了。是不是真卖掉了不好说,但市场已经被带动了。如此这般,“炒房团”直接将房价从8000元/平方米一下子拉升到了1.2万元/平方米,连1万、1.1万元的中间价格区间和涨价过程都省掉了。之后再连续挂出七八套价格在1.3万元/平方米的房源,自然很快又没有了。刚需客户看到房价涨得这么厉害,不敢再观望了,都跑过去买,结果没房源,“炒房团”已将可售房源控制住,直接将价格报到1.5万~1.6万元/平方米。就这样,主流“炒房团”通过对板块房源的垄断,很快将滨湖板块的房价拉起来,最高峰的时候,他们竟然将滨湖房价炒到2.2万~2.3万元/平方米的高价。

贴吧、论坛等,往往承载着地方治理的传声功能,其活跃度和繁荣度,通常与基层政府的治理能力以及官民互动的频率成正比。公民在网上发帖,往往是抱着声音被听到、被回应的期许,其中暗含着对权力方的信任。在这一事件中,涉县官方本可邀请双方公开辩论或者举行价格听证,来公正地、妥善地处理问题。然而遗憾的是,它却祭出了权力大棒,在让人大跌眼镜之余,也让自身陷于与医院利益纠缠不清的尴尬处境。

中国人尤其重视吃,春节里最有仪式感的要数年夜饭,一家人整整齐齐聚到一起,吃着饭看着春晚,再发发红包,说些吉利话,讨个来年的好彩头。这一餐里不仅有美食,还承载着许多故事与情感,以及几十年的变迁。

中华网